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文化休闲产业:城市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 发布时间:2009-01-15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0

文化休闲经济是近年来国际社会对人类自身活动与经济现象的一个定义,其内容包括:旅游、文化、体育、科技等。休闲经济的发展是与人们日益增多的休闲时间相伴而生的,这种休闲经济带动了国民经济的发展。但文化休闲不是简单的休息,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游、参观、体育活动,又不是单纯的政治教育,而是把传统的游玩、体育锻炼、参观等活动同文化、知识的传播、科普教育等结合起来,形成丰富多彩的主题休闲活动。它要求在休闲娱乐过程中,用喜闻乐见的形式向人们潜移默化地施加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影响,使人们在休闲中得到身体的放松和精神的升华。

城市文化休闲产业及其对城市经济的作用

城市休闲产业是与城市休闲观念的形成、休闲活动的开展相联系的供给和消费需求的总和,是所有为城市休闲主体观念的形成、休闲活动的开展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行业总和。城市文化休闲产业则是城市休闲产业的一部分,主要包括影视业、音像制品业、艺术表演业、文化教育业等行业在内的,以满足人们休闲、娱乐等精神需求为主的产业。城市文化休闲产业的重要内容是民俗“生活流”原汁原味的民俗风情、地域食品、特色工艺等,是构成民俗“生活流”的物质基础。只有拥有“生活流”的城市,才是真正有旅游魅力和旅游价值的地方留住“生活流”的城市,更是留存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的城市。故城市文化休闲产业的生产发展应该紧密围绕城市民俗“生活流”进行。

近年来,城市文化休闲产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日益显现,其作为发展城市经济不可缺少的产业,对优化城市产业结构、增进社会协调、改善人文居住环境、激发城市活力、促进服务业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结合本地实际作大文化休闲产业

    当前,各级党委、政府都把发展文化产业放在突出位置,不少地方把发展文化休闲产业作为重要内容提到议事日程,在开发、挖掘、整合民俗、人文、自然景观、生态农业等旅游资源,推动“吃、住、行、游、购、娱”六要素互动,拉长旅游产业链条,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等方面做出了规划。怎样尽快建立、完善和发展本地的文化休闲产业,怎样留住本地的民俗“生活流”,使其发挥更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笔者借鉴各地经验,提出以下构想和建议。 

1.在“卖”上树观念,创造“卖文化”的大环境     

文化产品只有作为社会化的产品推出去,才有生命力。所以,发展文化休闲产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使文化产品大众化、平民化,让吃、住、行、游、购、娱等要素跟文化体系的各构成要素相关联。

文化产业是以满足人的精神需要为根本的创意产业。马克思说过,闲暇时间“是社会成员自身全面发展所需要的时间。”休闲的本质和价值在于提升每个人的精神世界和文化世界。一年当中,我们有一百多天是法定休息日,有“五一”、“十一”、“春节”三个长假,还有漫长的夜生活时间,加之人的寿命越来越长,退休以后休闲时间增多,这些都大大增加了文化消费的需求。要满足这一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必须源源不断地创造包括民俗风情、地域食品、特色工艺等在内的文化产品;换个角度来讲,这一不断增长的文化消费需求,也为各地发展文化产业,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市场机遇。

北方交通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王衍用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把一个城市比做一个企业的话,那么,市委书记是董事长,市长是总经理。”推而言之,宣传部长就是公关部长,文化局长、旅游局长就是营销部主任,他们是一起“卖城市”、“卖文化”、“卖旅游”的。在这方面,各地“卖点”很多。可以说,“卖文化”的资本丰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坚定树立“卖文化”的观念,就能卖出好价钱,卖出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好局面。而在所卖的东西里面,民俗“生活流”是一个重要的部分。济南市历下区靠泉文化凸显商业价值,第三产业产值已占总产值的74.6%,周边店铺一年销售额超过40亿人民币。是传统的泉文化赋予了它今天的商业价值,也是“卖文化”使它具有了勃勃的生机。其实,泉文化本身就是一项产业,加以挖掘底蕴、投资改造、延续文脉,使其历久弥新,将其建设成集观泉、购物、休闲于一体的民俗旅游区,就打造出了“金街”,也就有了“卖点”。类似事例还有不少,像淄博市打出了“齐国故都、聊斋故里、足球之乡、陶瓷名城”的响亮品牌,做好旅游文章,很有借鉴意义。浙江绍兴打名人牌,苏州杭州打名胜牌,都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但是,从大面上看,我们也不能不承认,尽管我们的文化厚重,“卖点”很多,但营销渠道还不够畅通,销售平台还不够宏大,尤其是我们的民俗“生活流”还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和流通,我们的文化休闲产业仍然是一座亟待开发的“钻石矿”。因此,要发展文化休闲产业,必须树立“经营城市”的观念,营造“卖文化”的新理念,创造产业发展的大环境。

2.在“造”上下功夫,打造休闲旅游平台

文化休闲产业的“卖点”在于地方特色,而民俗“生活流”所体现的文化内涵,正是地方特色。因此,进一步加大对民俗“生活流”的挖掘、整理、完善、提高,使之更加适应社会形势,适应市场需求,将大幅度地增加文化休闲产业的厚度和内容。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采取多种途径,为包括民俗“生活流”在内的各类资源进入休闲产业行列,打造平台,创造载体。

1)整合和保护。要建立和发展文化休闲产业,必须对文化休闲资源进行整合和保护。在整合文化休闲资源的过程中,应坚持延续历史文脉与塑造现代活力有机统一。对历史文化名人的精神资源的利用,对民间艺术价值的整合利用,对民俗文化底蕴的现实利用,都应该提到发展文化休闲产业的重要议事日程。可以采取领导、专家、艺人、群众相结合的办法进行,科学性、长远性、可操作性论证,形成创意——制作——营销的完整产业链,进而由“制造”向“创造”转变。在产业体系上,要按照文化产业的发展规律,从整合发展、规模发展、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出发,不断拓展文化休闲产业的内涵和外延。一家一户作坊式的生产,永远形不成产业链。上海市虹口区的经验是:“以市场需求为产业目标,以整合资源为产业基础,以激活创意为产业驱动,以集团运作为产业模式,提倡高品位的文化休闲生活,占据城市文化休闲产业的制高点。”在整合发展中,还应注意科学保护和开发。既要原则性保护,尽量保护体现地方文化特色的文化资源;又要开发性保护,将能产生市场效应、有较大开发价值的资源,制定规划,以开发促保护;还要实行战略性保护,将目前尚无力开发,但成规模、能呼应、有特点、有整体概念的文化资源保护下来,作为文化休闲产业发展的储备资源,为文化休闲产业在形态和功能方面的升级提供持续支撑。

2)开发和利用。文化休闲资源是城市文化休闲产业的重要基础。不论是历史文化资源还是城市文化资源,都必须和市场要素、资金要素、机制要素和运作要素结合起来,才能转化成文化休闲产业资源,实现文化休闲资源的市场价值。近几年来,各地在“搭文化台,唱经济戏”方面,成效明显,已经基本具备了形成文化休闲产业的条件,像潍坊国际风筝会,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现在关键是开发利用,形成链条,发挥效益。这方面,各地都有可投资开发利用的景点、场所、文化旅游线,可以引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游者乐景,识者乐文,健者乐娱,思者乐人”的理念,打造形成几条休闲旅游线。再以山东潍坊市为例,所辖的青州、诸城、高密、寒亭等县市,都以凸现历史人文为重点,纷纷大搞文化休闲产业,但又分别立足实际,发挥优势,体现了自身的民俗“生活流”特点。

利用现有条件,开发、利用民俗“生活流”,也是发展文化休闲产业的一条重要途径。比如,可以充分利用场馆、景点,增添内容,吸引游客,有规划地把公园搞成一个可玩、可吃、可表演、可居住的公园。可以搞特色展览、民俗风情展示、歌舞表演等,增加民俗景点、民艺展销、文物展出,推出有地方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工艺品、食品。可以规划设计民俗特色一条街、传统食品一条街、时尚商品一条街、传统工艺一条街,尽可能形成规模。文化与时尚结合,才能转化成商品卖出去,这是挖掘文化旅游资源的根本目的。还应特别注意在旧城改造中,要留住民俗“生活流”,这是传统文化的根脉,要有延续性。天津、济南等城市,在旧城改造中设法留住民俗“生活流”的做法,就很值得借鉴和推广。

3)政策引导和市场运作。没有政府引导,就不能整合,机制问题就解决不了;没有市场运作,就形不成产业,形不成规模。经验证明,部门性的管理要成为一个区域性的政府管理,才能整合资源,形成合力。体制理顺了,民营经济才能钟情于文化休闲产业,这是文化休闲产业与民俗“生活流”最具活力的因素。有实力的企业,如果工作做得好,认识到位,就会被吸纳到文化休闲旅游投资者的行列,这是发展文化休闲产业的希望所在。作好了民俗旅游文章,不仅能成就一个企业,更能成就一个城市。从长远看,文化产业发展不是用景点来拉动消费,而是用特色地域文化消费来拉动景点。因此,发展文化产业应在休闲内容、休闲品位、休闲产品上发力,要与时尚和旅游紧密结合起来。现在,半日交通圈内的城市都在做休闲文章,面对休闲时代的到来,既要顺应这种需求,还要体现自身特色。

3.在“炒”上作文章,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发展文化休闲产业,已是大势所趋,各地都在下功夫,就看谁抢得先机,争取主动。有再好的资源,“藏在深山人未识”、“抱着金子不发光”也无济于事。这就离不开一个“炒”字。这个“炒”,仅有媒体还不够,要全民参与。就是要把我们的文化资源优势介绍出去,只有介绍出去了,才能引来消费者。即使在本区域内,也有一个宣传、推介、认识的过程。否则,再好的东西,在眼皮底下,人们也不会动心,不会享受,又何谈掏钱消费?

要“卖”文化,首先要“炒”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炒”也是一种生产力。炒得好,就能出效益,引外资。

“炒”要有正确的舆论导向。有力有度,有张有驰。可以各种媒体,多管齐下,一齐发力,遍地开花;也可以集中优势兵力,专题运作,各个击破,一举成功;还可以循序渐进,厚积薄发,潜移默化。这些,都需要有党委、政府的定向把舵,在导向上不出偏差。

“炒”,要有平台。要有多层次、多领域的平台。这些平台需要争取,需要打造。比如:专题讲座、专题论坛、名家论证、高层次的“智囊团”支招等等。高科技和人文、艺术、民俗的结合将为文化休闲产业的发展开辟新的天地,文化产业和信息产业的相互结合是一种内在的长远的需求,因此,打造信息平台利用网络技术把丰富灿烂的民族民间文化休闲文化传播到海内外,吸引消费者,是一条重要途径。

“炒”要在扬弃上作文章。该褒扬的要猛炒、爆炒、炒热、炒香,如前景可观的文化休闲产业、民俗民间文化旅游线等等。该舍弃的一定不能模棱两可或推波助澜。应该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在推进文化一体化的时代背景下,丰富的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将为城市发展提供重要的动力支撑。在注重文化资源的保护和继承发展过程中,要特别提防只重视城市物质改善,一味追求现代时髦而忽视城市文化内涵的构建,失去文脉和特性。因此,“炒”文化既要讲政治,又要讲艺术。既要有领导把关,又要有专家参与,才不至于留下遗憾,甚至帮倒忙,“炒不熟鸡蛋反倒把锅炸了”。

当今,随着我国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文化休闲产业正在以势不可挡之势在各地兴起,如何抓住契机,充分利用地域文化资源,结合民俗“生活流”,大力发展文化休闲产业,促成城市经济新的增长点,人们正拭目以待。

链接:国内部分城市文化休闲产业发展一瞥

上海上海的文化休闲产业是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翼,借助文化娱乐凝聚人气,营造气氛,提升内涵,创造价值,是商业经营的重要方式。上海几条重要的商业街,大多成为各具特色的主题文化休闲街,均集商厦、休闲、购物、娱乐于一体。如号称“中华第一街”的南京路已成为全天候供游客逛街休闲、购物、娱乐的步行街,那儿云集了著名的华联商厦、第一百货、新世界等一批大商厦;还创建数条文化休闲街,出现显示欧陆风情的雁荡路步行休闲街、汾阳路文化街、衡山路娱乐休闲街等;又比如徐家汇商业圈,也出现文化为经济搭台,经济为文化唱戏的景象,营造了优雅的购物环境,同时又将影院引入商场,形成休闲、购物、娱乐一体化,使多方受益。

目前上海文化休闲产业带的休闲活动正在尝试形成年度系列。地处海滨的金山区根据安排,今年5月有世界沙滩排球巡回赛、金山农民画新作展;6月有山阳龙舟赛、金山故事大赛;7月有金山石化文化节;9月有枫泾水乡婚典;10月有全国沙滩足球赛。

深圳近年来,深圳在文化休闲产品开发上着力实施精品战略,开发了一批档次较高、特色明显、文化内涵深,在国内外具有一定影响的文化休闲产品。主要包括以深南大道、滨海大道为代表的景观大道休闲产品系列;以华侨城主题公园、大小梅沙、明思克航母世界、野生动物园等为代表的旅游娱乐休闲产品系列;以梧桐山、七娘山、红树林、莲花山等为代表的生态公园休闲产品系列;以大鹏所城、深圳博物馆、大芬村、大剧院、深圳书城等为代表的历史文化艺术休闲产品系列;以深圳体育馆、龙岗体育中心、观澜高尔夫球会、中航健身会等为代表的体育运动康体休闲产品系列;以高交会馆、会展中心等为代表的会议展览休闲产品系列;以人民南、东门、华强北商业圈为代表的商业购物休闲产品系列;以华强北饮食圈、盐田海鲜街、海上世界酒吧街、圣保罗夜总会等为代表的美食娱乐休闲产品系列;以龙城广场、龙华广场等为代表的社区文化广场休闲产品系列;以大鹏迎亲舞、横岗交谊舞、鹏城金秋艺术节、大剧院艺术节等为代表的民俗、节庆休闲产品系列,等等。所有这些产品铸就了深圳精彩纷呈、绚丽多姿的休闲品格。

杭州杭州拥有古人类的文化——良渚文化;物产文化——丝绸茶叶等文化;宗教文化——东南佛国;艺术文化——飞来峰石窟等;民俗文化——西湖香市、钱江观潮等文化资源,从文化角度来看,“清水绿山、丝府茶乡、东南佛国、文物之邦”16个字高度概括了杭州的文化积淀。目前杭州已经初步形成了五大类旅游休闲场所和设施,如以宋城、杭州乐园等为代表的休闲度假类;以五大博物馆和浙江图书馆等综合性文化设施为代表的文化娱乐类;以黄龙体育中心等为代表的体育健身类;以杭州大厦和武林女装一条街为代表的都市购物类;以楼外楼和张生记等新老酒家和各类休闲吧与茶室为代表的休闲餐饮类。

长沙文娱演艺业是长沙改革开放以来成长最为迅速的文化娱乐休闲产业。据06年调查,全市共有大型歌厅十多家,约有178家歌舞厅,224家市属、区属电子游戏厅(室),近千家卡拉OK厅(室)、体育休闲、保健中心(馆),以及33家二星级以上大型宾馆的综合娱乐服务中心,形成了多门类、多层次、多形式、多投资主体的文化娱乐市场。以长沙歌厅和解放路酒吧一条街为代表的娱乐业成为全国知名的文化品牌,目前全市共有歌厅、酒吧、KTV、电游等各类娱乐场所2293家,年产值达40多亿元。

台湾2001年,台湾计划或已兴建中的休闲产业投资总金额超过4000亿元新台币,台湾“行政院经建会”规划未来将编列505亿元新台币的预算积极推动发展岛内观光产业。此外,台湾当局还实行了旅游休假补助新制度、“发展观光条例修正草案”中的业者五年免税、投资抵减等租税优惠及开放大陆人士来台观光等多项刺激休闲观光产业发展政策。根据调查显示,2001年,台湾休闲产业的产值达2372亿元新台币。如此庞大的商机使得台湾休闲产业进入竞争激烈的“战国时代”,为了能在这块市场上取得一席之地。提供休闲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无不推陈出新,尽力在据点经营、商品开发、服务品质上挖空心思。有的企业还与国外的休闲企业合作,引进其先进的休闲经营方式,增强企业竞争力。如台湾和信集团旗下的和信休闲家就和日本最大的休闲服务集团ReloGroup跨国结盟,引进日式的休闲经营方式。

参考文献:

1.朱慧萍.崛起的文化体闲产业经济.国际商务研究,2005(1)

2.黎宏河.休闲文化产业是城市未来的黄金产业.消费日报,2007-02-26

3.闻作祥.文化休闲产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外企业文化,2002(19)

4.魏修良.文化休闲产业与民俗“生活流”.超然台,2006(3)

5.陈美云,何娉.台湾休闲产业的发展.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