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未来城市图书馆发展理念与趋势”国际研讨会在汤湖图书馆隆重召开

  • 发布时间:2016-11-02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3

       “天下藏书此一家,人间庋阁足千古”,昔日的图书馆,一如宁波天一阁中这副对联所描述,都以海量的图书和知识储存为傲。而今天的图书馆“掌门人”们,却不再以藏书作为第一目标。他们眼中的未来图书馆,将是人与人进行知识交流的舒适场所和心灵空间。


【会议纪实】

       10月31日,2016年“未来城市图书馆发展理念与趋势”国际研讨会在“最美基层图书馆”汤湖图书馆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国图书馆学会公共图书馆分会青年工作委员会指导,由武汉市文化局、武汉图书馆和武汉市图书馆学会主办。来自海内外的12位专家学者、200余位图书馆界同仁汇聚一堂,共同探讨未来城市图书馆的风貌。

       上午的会议由武汉图书馆馆长李静霞主持,武汉市文化局副局长朱进致开幕辞,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刘小琴讲话。会上,上海市政府参事、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吴建中,东南大学图书馆馆长、东南大学情报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顾建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兼东亚图书馆馆长周欣平分别作了题为《空间再造:拓展图书馆新功能》、《图书馆建筑设计的新要求》、《图书馆的设计与服务:融合二十一世纪图书馆新理念》的主旨报告,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未来图书馆在服务功能、建筑要求、空间设计等方面的发展趋势。

       下午,武汉图书馆副馆长张颖主持会议,美国网络信息联盟副执行总监Joan Lippincott、杜克大学图书馆副馆长Robert Byrd、杜克大学图书馆副馆长Ann Elsner、天普大学图书馆馆长Joe Lucia、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朱强、杜克大学昆山图书馆馆长徐鸿、香港科技大学图书馆馆长陈丽霞、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潘华栋等专家出席论坛。诸位专家围绕会议主题进行了交流沟通,为我们描绘了未来图书馆的模样。

       会后,与会嘉宾参观了汤湖图书馆,对最美图书馆的建筑外貌、硬件设施、读者服务赞不绝口。


【畅想未来图书馆】

       近年来,武汉市一直致力于“文化五城”建设,其中“读书之城”为“文化五城”之首,体现了市委市政府对图书馆事业的重视与支持。武汉图书馆新馆的建设成为十三五期间武汉市的一项重大文化工程,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武汉图书馆新馆必将拔地而起,成为武汉市新的文化地标。当然,新馆不仅是建筑之新,还应承载着未来图书馆服务的新理念与新趋势。在本次会议上,诸位专家正是为武汉市民描绘着未来图书馆的蓝图。


新功能

       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图书馆转型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今天的图书馆正在发生一场革命。”曾任上海图书馆馆长的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吴建中说,第一代图书馆以藏书为主,第二代图书馆以外借为主,今天,图书馆正在向以知识交流为主的第三代迈进,重心将由外借转向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他认为,城市图书馆将成为知识、学习和交流中心,体现促进知识流通、创新交流环境、注重多元素养、激发社群活力等多种功能。

       香港科技大学图书馆馆长陈丽霞也认为,图书馆不止是藏书库,是属于市民和社区的文化空间,人们可以在这里接触到最新的科技,寻找创意灵感,实现交流合作,“在家和工作单位之外,图书馆应该成为人们流连忘返的‘第三地’。”


新空间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新建的图书馆往往有着漂亮的玻璃幕墙,整饬简洁的环境,以及基于各种新媒体技术的配置,但图书馆的新功能远远不止于此。

       “国外一些图书馆,甚至会把餐厅放在最核心的位置,那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咖啡角落。”东南大学图书馆馆长顾建新,列举了正在图书馆内外出现的全新形态:那可能是一座集装箱改成的图书馆,是地铁边上一座自助图书馆,或者是穿行城市的流动图书车。图书馆里会出现大超市才看得到的高大货架,图书密集储存在货架上,从而为读者节约出最多的空间;会出现搁脚的脚踏——你不必正襟危坐地看书;会出现专门用来发呆的角落,人们可以两眼放空,望向窗外;还会出现展览空间、创意空间,甚至商务洽谈室。

       吴建中也介绍,今天,已经有不少图书馆努力改变着“书架+阅览室”的形象,如英国伦敦的“概念店”、美国田纳西州的图书馆“创客空间”、芬兰赫尔辛基市图书馆的“城市办公室”等,“今天人们流行‘联合办公’,让分散的知识资源,集中在一起进行交流和切磋,而当图书馆加入联合办公之后,这种思想分享将上升到新的高度。


新设计

       最好的建筑不一定是创新的,适合的就是最好的。顾建新馆长提出,图书馆建筑一定要遵循以下方针:“适用、安全、经济、美观、灵活、多元、生态、舒适”。未来图书馆的建筑一定要明确定位,注重细节,打造让读者和馆员都能够满意的图书馆空间。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图书馆副馆长周欣平,在谈到该校图书馆设计时说,图书馆并不是先有空壳的建筑,然后把阅读、收藏和交流等功能放进去“填空”,“谁来用,怎么用,都决定了图书馆怎么设计。”地处阳光猛烈的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图书馆用巨大的反光板折射了阳光,从而既达到了充分使用自然光的目的,又避免读者因阳光直射而被迫在灼烤状态下看书;作为收藏东亚文献为主的图书馆,该馆在外观设计上,采用了中国传统的冰裂纹形状,回廊则具有日本风格,让图书馆独具特色,“图书馆应该是一个文化中心,从内到外都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


新理念

       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潘华栋指出,21世纪图书馆应遵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理念。具体来说,就是以“宏伟为体,读者为用。博为体,雅为用。空间为体,知识为用。资源为体,服务为用。”在新理念的指引下,遵循人本位的设计,以读者为中心,建造一个与周围生态和谐、建筑和谐、人文和谐的图书馆空间。

       “图书馆的未来,一定是现实和虚拟相结合的。”周欣平说,图书馆不仅在实体设计上,提供了全方位的视觉感受,而且还通过各种技术,营造身临其境的学习环境,“比如图书馆发布的模拟实景的数字产品,可以让你身处敦煌石窟中,感受历史和艺术的震撼;又比如图书馆在网上建立的社区,可以实现信息发布、内容出版。”他认为,未来图书馆的阅读、学习和交流,一定是通过高科技实现的,针对的人群也比现在更广泛。

       “未来图书馆的作用,是文化传承、学习共享和创新发展。”吴建中说,“从读者角度出发,它就是‘我的书房’‘我的客厅’和‘我的工作室’。”


【观点:未来图书馆三问】

提问一:网络阅读越来越多,实体图书馆还有意义吗?

吴建中: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曾在2015年4月对两千多位读者发起调查,在被问及“图书馆撤出部分纸质书及书架,改建成技术中心、会议室及文化活动室”的意见时,30%的受访者表示赞同,反对者占25%,而2012年的同题调查中,反对者多达36%,远超20%的赞同者。此外,有64%的受访者反对缩小图书馆的面积,认为应该把过去用于藏书的面积,更多的用于讨论交流、体验学习。

提问二:图书馆是文化中心,那是否应该成为显眼的城市地标?

顾建新:建筑师在设计图书馆的时候,肯定是希望能张扬个性、推陈出新,但不能为了体现标志性而牺牲实用性。有些图书馆,为了体现“全球化”概念,特意设计成巨大的玻璃球形,里面有空旷的大厅,既不好保养维护,也浪费空间。实际上,图书馆的物理空间很重要,应该更多用于研究和交流,外形是否高大,不如是否具有文化内涵来得重要。

提问三:对于武汉而言,未来图书馆应该是什么样子?

周欣平:应该定位为文化中心,而不仅仅是藏书之所。我从小就在武汉长大,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在汉口街头巷尾的小书摊上,用家里给的一两分钱零花钱租书看。阅读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图书馆也影响着城市的文化气质。


【馆长寄语】

武汉人的新书房

武汉图书馆馆长李静霞

       江城一连几日听雨,秋声清寂,不是畅游的时节,却是读书的良机。

       在这个时候探讨图书馆的未来,颇觉微妙,就像汤湖图书馆外的湖面,在风雨中涟漪阵阵,每一次微微泛动的波澜,都会在湖的深处,产生不可想象的改变。

       每一个关于图书馆未来的观点,也正如那一轮一轮的波纹,改变的不仅仅是一座建筑、一个行业的形态,更是一座城市,以及其中市民的生活方式。

       正如与会专家们所说,未来的图书馆,不仅仅是藏书、借书和还书的场所,更是从“书的图书馆”向“人的图书馆”转变。

武汉图书馆正处在这样的转变之中。流动图书车和24小时自助图书馆正成为三镇的风景,新媒体技术和海量信息正在服务江城“看不见的读者”,风光旖旎的汤湖图书馆,正准备了摇曳的美景等你来读……

       武汉图书馆,在这座城市充满生命力地呼吸、脉动,遥想未来,这里成为武汉人思想交流的胜地,聚会互动的场所,又该是怎样动人的景象?

       让它成为武汉人的新书房吧,不只在这里读书,还在这里会客、思考,甚至发呆,都是极好的!